產品展示
新聞動態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動態
淺析我國紡織業之生存現狀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編者按:在當前內外部急劇惡化的大背景下,絕大部分紡織企業已經麵臨“生死存亡”的危險境地,也可以說是全行業已經陷入極度艱難的境地。那麽,來自企業的真實心聲是什麽呢?本網特刊載下文,供大家參考!

  9月29日,從中央電視台2套(經濟半小時欄目)獲悉,浙江桐鄉市第一支柱產業的紡織業,共有4000餘家企業,年上繳稅金近6億元……作為國內紡織業先進產業群的代表,桐鄉紡織業的驕人業績受到了業內同行的關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眾所周知,紡織行業作為我國重要的民生產業,曾為國家創造了大量外匯,為國家和地方經濟建設作出過突出的貢獻。然而,自去年下半年來,國內紡織卻遭遇了 前所未有的“寒流”,紡織經濟增速放緩,紡織企業效益下滑。但是,即便是在目前全行業不景氣的情況下,紡織行業也為緩解地方就業壓力,保證地方穩定和諧作 出了巨大的貢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央視報道桐鄉紡織業的繁華景象,隻是國內紡織行業的極個別現象,絕大部分紡織 企業卻是已經麵臨“生死存亡”的危險境地,也可以說是全行業已經陷入極度艱難的境地。而造成這樣的狀況,除了我國紡織產能過剩,以及全球經濟增速方放緩, 需求下降外,還有許多是國家、政府可控層麵的,如:稅收政策、法律法規、地方規定等方麵的影響:

  1、“高征低扣” 的不平等稅收政策的壓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根據現行增值稅製度(1994年開始執行),我國棉紡企業(一般納稅人)棉花采購執行的進項稅率為13%,產品銷項稅率為17%,這意味著棉紡企業即使 沒有實現增值,將購進的棉花按原價賣出,同樣要負擔稅收,即所謂的“高征低扣”政策。棉紡織企業主要原料是棉花,棉花成本占生產總成本的70%左右。以一 個10萬錠規模的企業來計算,按照年用棉量1萬噸,平均每噸棉花1.3萬元,該企業全年因“高征低扣”將較其它企業多交稅稅金520萬元,在紡織品市場連 年極度不景氣的情況下,“高征低扣”的稅收政策對棉紡織企業來說,無疑是“雪上加霜”、“火上澆油”,加速企業的死亡。

  2、政策出台“一刀切”,未考慮行業差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紡織屬於勞動密集型、高成本、低利潤的行業。在當前情況下,全行業對國家最大的貢獻,就是養活了2300多萬紡織工人(隻統計了規模以上紡織企業),而 且這2300多萬工人也是一直以來,生活在最底層的產業工人。網上曾公布一個電廠抄表工年收入達10萬元,而一個紡織工人的年收入僅為其1/10,這與國 內部分地區的失業金收入大體相當。而紡織企業卻承擔了相較其它企業更加沉重的負擔,按照一個10萬錠紡織企業來計算:

  ⑴、《勞動合同法》實施後,以15%的用工成本增幅計算,企業全年用工成本將增加800萬元左右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⑵、由於電費多次上漲,紡織企業用電從2003年的0.46元/度上漲到現在的0.573元/度,上漲幅度達24.57%。現在又有消息稱今年年底前,電費將兩次上調4-5分,僅此一項企業全年電費較以往多支出1000萬元以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⑶、各種規費過高、名目繁多,企業不堪重負。政府製定的各種收費項目,有的論人頭、有的論總量,從未考慮不同行業間的差異,不同產業部的利潤率問題。諸 如“防汛費”、“殘疾人基金”、“水資源費”“汙水處理費”、“綠化費”等一係列費用,動輒十幾萬、幾十萬,甚至上百萬元,企業實在不堪重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⑷、作為國內紡織行業的主力軍----“國改民”的紡織企業,除了要承擔上述壓力外,還要背負巨大而沉重的曆史包袱和社會責任(在此不一一敘述)。

  3、稅率上的不平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由於地區不同,紡織企業上繳稅金的比率也有著很大的差別,有的地方是嚴格按國家政策照章繳稅,有的地方卻實行定稅製、包稅製或其它繳稅辦法,稅率相差 5-10倍。再以上麵提到的桐鄉市紡織業為例:該市的紡織業年產值達500億元以上,以其上繳的稅額計算,其稅率僅為1.2%還不到。反觀湖北荊州市的棉 紡織企業,一家年產值僅2億多元的紡織廠,年上繳稅金卻高達1500萬元以上(這還是在近年紡織行業不景氣,企業實施部分限產的情況下繳交的稅金),稅率 超過7%,如按照正常年份,該紡織企業的稅率更高,年上繳稅金超過2000萬元。換而言之,如果桐鄉紡織500億元的產值放到湖北,其上繳稅金應為25億 元至35億元,與其近6億元的稅金,差額高達20多億元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近年來,紡織行業受到國際、國內各 方麵因素的影響,其生存和發展已受到了嚴峻的考驗。特別是2008年,人民幣加速升值、貨幣政策從緊、生產成本和人力成本上升、能源價格上升、新勞動法實 施、國內宏觀調控、利率上升帶來的財務費用增長、美國次貸危機更是引發了全球金融出現危機及需求減弱……受此影響,國內眾多紡織企業紛紛限入關車、停產、 倒閉的困境,大批紡織工人的基本生活失去了保障。紡織行業已經到了“十年以來最為艱難”的關口。

  ----2008年4月,山東櫻花集團因資不抵債,被如意集團收購;

  ----2008年6月,鄭州國棉因資金鏈斷裂,不得不賣地求生;

  ----2008年9月,鄭州三大國有紡織企業因經營困難而整體轉讓;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----2008年以來,國內棉花首次出現“供大於求”的現象。當前我國紡錠總量已突破1億枚,平均每年用棉量達1000萬噸以上,而我國自產棉僅 600萬噸左右,其棉花缺口應在400萬噸。但今年我國不但進口棉減少,而且國家大量收購儲備棉,同時紡企對棉花需求下降,其原因就是:紡企效益下滑,虧 損加重,開工率下降,停產率增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國際各國處理經濟下滑的一個重要手段就是----降低稅率, 刺激經濟發展。當前,在全球經濟普遍下滑的情況下,我國紡織業不僅要應對來自國外更加苛刻的反傾銷、反補貼及其它各種貿易壁壘,同時還要承受來自國內的各 種壓力和困難,特別是稅收上“高征低扣”的不平等政策。各方麵負麵因素的進一步深化和激化,已經嚴重危脅到了紡織業的生存,以及2300萬紡織工人的基本 生活。紡織企業迫切需要政府在政策上的“公平”對待和大力扶持!困境中的紡織企業迫切需要一個“救生圈”!

友情鏈接:

備案號:鄂ICP備15013511號 湖北BG视讯紡織股份有限公司